April 30, 2018

對「父親」的追尋 (寫於華東,2017年)

同性戀的形成有很多複雜的原因,如父母離异等等。本文僅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談一談父愛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的作用。

說自己是一個同性戀者,其實不完全是,因爲在我成長過程中沒有發生過對某人的那種愛戀,更沒有發生過性行爲。我的主要問題是性幻想和性傾向的模糊。根據一些心理學家研究發現,其實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對性的探索,性本身是美好的,是上帝賜給人類最美好的禮物之一,但在這充滿罪惡與試探的世界,性很多時候會被扭曲。我的第一次對性産生啓蒙和興趣大概是9歲到10歲之間,那時候還是錄像機的時代,很多時候電影中一些比較色情的畫面就深深的抓住了我的心,第一次感受到性所帶來的快感,所以經常會有性幻想以及情景代入。及至上了高中,大概是在高二的時候,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性傾向可能有問題,就非常的恐懼,這種恐懼嚴重影響了我的學習,也讓自己的內心痛苦不堪。上了大學後,在大學2年級的時候偶然的機會接觸到新造的人協會,也開始了自己的信仰之旅。《聖經》中對于同志有明確的經文,在哥林多前書6章9-11節: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駡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幷藉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在這段經文中,有些在醫學界糾結的問題已經有了明確的解答,同性戀肯定不是天生的,而是一種扭曲的,罪惡的生活方式,上帝痛恨罪,但是上帝愛罪人,所以開了一條路,一條借著耶穌與神和好的路,神不僅僅從犯罪的結果上拯救我們,也從犯罪的原因上拯救我們。若是借著默想與禱告向神敞開我們的心靈,我們終將明白上帝的公義與聖潔中蘊含著多麽偉大的愛與力量,而這種愛與力量會治愈我們的罪與瑕疵,使我們得以健康完全。

2014年的時候我遇到一個人,是在微博上認識的,在一個公共問題中他提問有沒有上帝,我在評論欄裏回復了他,跟他簡單的講了一下福音,沒有想到這樣一個小小的點竟引發出後面一連串的故事。當時不知道爲什麽,想跟他分享自己在性傾向問題上的痛苦與困惑,可能是因爲距離遠吧,他在天津,我在江蘇,而且可以說又互相不認識,只是在微博私信裏簡單聊過幾句,這樣會比較安全,即使泄露了隱私也不會對生活造成什麽影響,再加上他是一位大叔,國企高管,也給人一種信得過的感覺。我跟他說了一些自己的情况,其實只是想說一說,發泄一下內心的苦悶,根本就沒有想到他會回復我,沒想到他在私信裏回復了我很多,而且用的是聖經上的話語,真的沒想到他信上帝了。這樣,想和他聊天的興趣一下子被調動起來了。後來繼續想和他聊天,他就沒有理我,我想人家肯定認爲素未平生的人有什麽好聊的呢,當時我向上帝做了一個禱告,如果這個人是上帝要我認識的,那就在今天他發信息給我,如果不是上帝要我認識的,那就以後再也不聯繫。禱告就這樣蒙垂聽了,在下午下班前,他第一次在私信裏發信息給我了,很驚喜,也交換了QQ聯繫方式。那時候住在公司宿舍,晚上的時候看了他的QQ空間,一看嚇一跳,空間裏有一些關于同志的留言,我馬上問他是不是同志,被我追問了很久才說其實他不是同志,只是找不到聊天的人,他覺得在網絡上不像在現實生活中戴著面具,可以說說心裏想說的話(後來才知道他的妻子在2013年因病去世),那天晚上聊了很多,我勸說他不要因爲無聊就進同志QQ群,再後來他把那些群都退了。接下來的一兩個星期在QQ上也有一些聊天,他說跟我聊天最放鬆(完全沒有關于性的聊天哦),有一天晚上,大概是8點鐘的樣子,他在QQ上第一次連我的視頻,好像他是在外面應酬完回來,又聊了很多,關于各自的生活,工作,以及她的女兒在澳洲的生活等等,他說我們之間的溝通一點障礙也沒有,在通話的過程中他問我,要不做他的兒子吧,當時覺得好奇怪,怎麽會問這個問題,後來才知道原來在一些圈子裏有這樣的表述,他可能是在一些QQ群裏待了一段時間,所以有一些瞭解。他說我們是知己,是忘年交,是最瞭解彼此的人,在這個QQ號上和其他人只會聊性,但是只有和我不會,他想好好發展友誼,可能是因爲我和其他的人不一樣,我是基督徒,一些個性也很讓他喜歡吧。有一次晚上,我和我爸爸爲了找對象的事發生了一些爭執,心裏很難過,回望過去走過的路程更是覺得人生之路好難好挫折,我在QQ上問他是否他的人生也是這樣經歷坎坷,他告訴我他是78年考的大學,年輕的時候也沒有家裏的支持,都是靠自己的奮鬥一步一步走過來的,鼓勵我已經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要堅强起來,我告訴他,我的父母在我7歲的時候就離婚了,他發送了一個哭泣的表情包,我說我有上帝,他馬上回了一句話,讓我永遠難忘,他說:嗯,不需要我這個爸爸。第二句是,叫爸爸或者叔叔都可以的。當時真的很感動,我就叫了爸爸。他說我們這是真正的關係,有些人認乾親是爲了錢或者性,還說以後不能隨隨便便聊天了,父親就是父親,要正襟危坐,我說那樣就不可愛了,太嚴肅了,他說可愛不是父愛。當時他說的那些話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歷歷在目,很是感動。第二天早上我問他爲什麽願意這麽做,他說愛我是他的天性,一個父親當然會愛自己的孩子,看到我很孤單,又很貼他,所以他就這麽做了。他說就一個兒子,我兒子哪裏都好,我就喜歡自己的孩子,願我偉大的兒子在廣闊天地自由馳騁。還鼓勵我成爲一個鬥士,一個精英,因爲我有基礎,肯努力。在工作上要多觀察,多記錄,形成自己的思路。生活上也要趕緊找老婆,成家立業,他的關心真是無微不至。但這樣的關係只保持了3天的時間,在第3天晚上聊天之後,有一個短暫的沉默,他意識到我們這樣的關係雖然不是基友,但是會傷害到我對我爸的感情,他擔心他會搶走我對我爸爸的愛,這樣他就太自私了,所以我們就約定不再保持這樣的關係,就做很好的朋友。這之後就到了2015年的元旦,從認識到現在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了。其後就到了春節,這中間也發生過一些爭執,礙于篇幅有限,就此略過。其實在那幾個月中,我一直也在緊張的進行江蘇省公務員考試複習,筆試的時間是在3月下旬,考試前一周出現了突發情况,我裸辭了,辦公室有人打小報告,說我複習考試,于是辦公室主任安排了很多加班任務給我,此時我的考試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所以權衡再三,就果斷辭職了。我把這些情况都告訴了他,他也贊同我的選擇,幷告訴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考試,其他的先放一放。在筆試的前一天晚上,他發信息問我文具有沒有準備好,兩門考試間隔多長時間,我說只間隔半個小時,上午全部考完,他囑咐我買一根巧克力,中間休息的時候吃,畢竟天氣比較冷,可以補充熱量,這些貼心的小關懷讓我很是感動,考試也更添力量。考試期間,手機是要關機的,那天考完後,就和朋友去餐廳吃飯了,手機也沒開機,一直到下午3點多的時候才開機,開機後發現他在QQ上已經給我發了很多信息,問我考得怎麽樣,由于關機沒有回復,他以爲我考得不好,還安慰我下次還有機會,看到後我回復他,考得還可以,他對我的關心真的就像關心自己的孩子一樣。3月下旬筆試結束後,休息了一段時間,4月中旬查到筆試成績,我很幸運的進入了面試,緊接著是備戰5月9號的面試,記得面試的那天,其實還是蠻緊張的,在等待進考場的前幾個小時裏,我向上帝禱告,如果這份工作是上帝要給我的,那就讓我順利通過考試,我分明在內心聽到一個聲音,我們的神是創造天地的主,一個小小的公務員考試又有什麽好難的呢,面試結束後,我們報考同一個崗位的人都互相比對了一下分數,我知道我已經考上了,剩下的就是政審和體檢了,我立馬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他,他說我的結果很好,很爭氣,最後他問我,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回家和爸媽一起慶祝,就是這句話又讓我陷入傷感,在我的記憶中,已經不記得和爸媽一起吃飯了,雖然他們都很愛我,比一般的離婚家庭都要做得好得多,但是我確實沒有經歷過那種完整的家庭所帶來的溫暖,在他的身上我似乎找到了一種完美的父親的形象,强大而溫暖,過去在自己的潜意識裏甚至都沒有意識到遺失的東西正在慢慢補全。我們就這樣在QQ上不多不少的聊聊天,偶爾也會打打電話,用他的話說就是我們溝通一點障礙也沒有,對方想的基本都能心領神會,他稱之爲朋友,這麽多年,他就3個真正的朋友,我是第四個,唯一的南方的朋友。記得那天是7月2號,我在QQ上打電話給他,他沒有接,後來他把我的QQ删了,電話也屏蔽了,沒有任何原因,當時很傷心,連一個理由也沒有,只看到他的QQ頭像上的簽名改成了,只有找到所愛的人,生命才會堅强。我想,他是認爲我老是找他聊天,在某種程度上增加了他很多精神負擔,我應該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生命才會堅强。于是,我决定在去新單位報到前,去天津找他,把幾句想說的話說完就結束,這樣這段關係就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8月5號坐列車到了天津,這也是我第一次來天津,他的公司總部很好找,我在其附近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了下來,用酒店的的座機打電話告訴他,我已經到了天津。在打電話之前,我把帶來的4本有關信仰方面的書送到他公司的辦公室前臺,他接到電話後很驚訝,隨後問我在哪裏,我說我就在他公司旁邊的酒店,5分鐘後,他就到了酒店大堂,我從房間出來迎接他,這是第一次見到真人,一個熱情的握手,坐下後相談甚歡,沒有一點陌生感,12點左右去外面餐廳吃了中午飯,下午我就回酒店休息了,第二天是周六,我們約好出去玩,周六那天我們去了津門故里文化街,天津之眼,晚上吃了正宗的狗不理包子,周日他有點累,我就去了他平日裏經常去的和平區天主大教堂做彌撒,天主教堂和基督教堂不太一樣,裏面有耶穌像和瑪利亞像,最震撼的是管風琴演奏的音樂,氣勢磅礴,振人心弦。彌撒結束後,一個人去吃了中午飯,這次來天津之前,就已經找好了一個家庭教會,這個教會在國內一些大城市都有分支,教會成員主要是白領,最主要的是講福音講得很清楚。下午和他聯繫了一起去這間家庭教會,也在和平區,離天主教堂不遠,他說反正是一位主,我們信的是耶穌,不是宗教。聚會結束後,他告訴我,聽懂了,很激動,在和牧師交流幷留下了聯繫方式後,這時天色也漸晚,也就告辭了。華燈初上的天津很漂亮,用過晚餐後就回酒店了,在出租車上他說明天早上送送我,下出租車後,我們揮手告別。周一的清晨,他打電話告訴我他不能來送我了,公司早上要開會,祝我一路平安。我心裏有些不舍,打的到天津西站,坐上了去往青島的高鐵,以前也沒有去過山東,正好也趁此機會旅游一番。青島是個很漂亮的濱海城市,游玩了2天后就回江蘇了,飛機剛落地,組織部就打來了電話,通知18號去黨校進行入職培訓。在天津的那幾天裏,我們又重新加了微信和QQ,培訓期間,他告訴我那幾天,其實他的身體有點不太舒服,沒有好好陪我玩,我說其實已經很好了,他邀請我下次來的時候去天津的航母主題公園,他剛知道那邊有一個真航母。他對我還有其他很多勉勵,不再細述。

9月2號晚上在看一本叫《父性》的書的時候,看到一句話,說是當我們找到父親的形象的時候,也就意味著失去了。第二天,他發來信息,說不再聯繫,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麽誤會,就這樣所有的聯繫方式都切斷了。這段歷時接近1年的經歷就這樣結束了。

回憶幷寫下這段經歷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自始至終都認爲,這段關係是上帝賜予的,因爲我從沒有想過和某人發生情感上的聯繫,雖然有了聯繫,這段關係依然基本上是健康的,對于我而言,從與他的相識中,認識到由于從小缺乏父愛導致了性傾向的模糊,也讓我終于體會到父愛的感覺,雖然已經不再聯繫。對于他而言,我想我也幫助了他,要不然他很可能因爲喪偶後的孤獨而誤入歧途,而且我還成功的給他介紹了一個能聽懂福音的家庭教會,想到這些,不禁感嘆上帝的安排實在是太完美了。這段經歷從開始認識到最後的分別,其實真的是某種必然,是因爲上帝愛我們,在那段經歷的後半段,我越來越陷入了以自我爲中心的模式中,就是這種友誼雖然是健康的,難得的,但是我對他有一種深入而專注的成分在裏面,這就是不合適了,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爲只有上帝才能滿足我們心靈深處最大的需要,任何人都不應該占據那個位置,所以我想上帝才及時地讓這段關係停止了,對于他,我想最好是再找一個老伴才是最佳的選擇。

友誼是可遇不可求的,這段經歷治愈了我內心深處的由于缺乏父愛所産生的創傷。每個人的經歷以及所處的狀態都是不一樣的,這篇文章絕不是建議大家去找一個异性戀建立友誼來治療自己,其實天父才是我們最棒的父親,除了生父之外,我們唯一的父親,上帝的愛足以撫平我們曾經的傷痛。其實,父親的缺失不僅僅只是對有同性傾向的人,對于所有的人,這樣的情况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父親的缺失,是妻子的憂愁,是孩子的悲傷,也是社會的抑鬱,孩子不僅期望父親表達安慰,關愛,和正直,而且希望父親是强大的,有能力的,成功的。 對父親的追尋是一個古老而原型化的主題,在追尋的過程中,兒子想要許多不同的東西。兒子在尋找父親,想從他的內在來瞭解他,想結識生活在自己內心的“父親”,這是因爲他想成爲一個成年人。孩子在任何情形下都必須“找出”父親,儘管發現父親還是生理上的父親,但是孩子必須報答他的選擇,反過來選擇他。否則,孩子就會將注意力轉向一個可以作爲啓蒙儀式的引導者的父親形象,轉向一個個人經歷指派給他的良師。然而,按象徵性的術語來說,推動這一需求的一直都是同一種燃料。所以我的這段經歷也可以認爲是一段對父親的追尋之旅,不是要尋求別人,更多的時候也是更好的方式是與我們自己的父親達成某種和解,在基督的愛裏去擁抱我們的父親,去接納他,也是接納自己。

我們每個人的經歷都是千差萬別,成長環境也是不一樣,但是我結合自己的經歷,越來越認識到同志不是一種標簽,也就不是天生的,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在某個地方走偏了或者說是跌倒了,才會導致今天的狀况,但是天父上帝愛我們,給了我們最完美的救贖,也賜給我們改變的力量,所以,在基督裏,我們是新造的人,再也不一樣了。展望未來,我也渴望成爲一名好的丈夫和好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