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0, 2018

我的歸主見證—一位同性戀傾向者的心路歷程

我出生在山東省,今年28歲了,外人看來或許我過著不錯的生活,碩士畢業、在家鄉有一份工作、作爲家中獨子父母爲我創造了衣食無憂的經濟條件,就只差結婚生子,人生幾乎圓滿。可是只有自己知道,這些年來經歷了怎樣的艱難和內心的掙扎,尤其是心中不可向外人敞開的秘密—同性戀傾向,更像是一塊石頭壓在心中。

命運是如此的波折,正當我深陷在同性戀情欲之中、在網絡色情中沉溺時,心中却更加空虛迷茫,我問自己,真正的愛難道是這樣的嗎,如果這是真愛,爲何如此疑惑和痛苦?正當我尋找真愛和真理時,上帝借著我的一個同學向我傳福音,帶我來到教會,奇妙的恩典降臨在我身上,我逐漸醒悟過來,明白了什麽是真愛。感謝天父!感謝主耶穌!

我的童年時代是快樂的,跟一般家庭小孩子沒有什麽不同。只是從小開始,父母親就忙于工作,不能陪伴和照看我,我的許多時光是一個人在家中度過的。我的父親個性敏感、强勢、內向、不會與人交往,容易急躁和生氣,在他的觀念中工作事業是人生的第一位,活在世俗的功利價值觀裏,金錢和成功是他人生最重要的東西,他的一生都在追求這些虛浮的東西。母親性格懦弱、溫和,給予我許多關愛。因此從我小時候開始,父親就一直努力于工作、事業、發揮自己的專業技能……父親幾乎沒有陪伴過我,我們很少有愉快而深入的交流溝通,父親很少帶我和母親出去游玩散心,單獨與我在一起玩耍的時間更是沒有。從小的時候父親就對我學業要求很高,哪怕是考到第二名,也不會得到父親的鼓勵和肯定,因爲他更在乎誰是第一名。(在世俗價值觀的影響下)父親追求的只是虛浮的世俗榮耀,而忽略了對我生活、成長的關心、愛與陪伴(如果有所關心就是我的成績和名次)。

因此直到中學時代結束,這種情况也一直延續著。父親缺失了我的成長過程。從初中開始當別的男孩子開始對女孩感興趣時,我却開始對男生有所關注和感興趣。不過由于課程壓力大,對自己的學習成績要求也高,更多的心思放在學習上,這種心理狀態幷未引起自己太多的重視。

高考的失利讓我深感失落與沮喪,父親爲我選擇的專業與我所願意學習的醫學相去甚遠,這使我對父親以往在我成績上的功利主義要求深爲反感,因爲過分的看重成績名次給我帶來太大的壓力和傷害,由于壓力太大身體健康受到影響導致高考成爲中學六年來成績最差的一次。

等待上大學的那個暑假裏,偶然的一次機會,我跟高中的一個男生同學L說出了高考失利帶給我的失落和痛苦,這個同學是我們班的班長,他對我的開解和勸慰讓我感受到關心和友愛,這是多麽的珍貴!要知道這麽多年來全身心投入到學習當中的我幾乎沒有時間去交朋友!我把他當成我最好的朋友,他對于金錢、名利看得很淡,更願意開心的度過生活的每一天,因此他對我的開導非常有效,也使我感受到真實的關心和快樂。因爲我與感受到功利主義的虛浮和傷害,因此我跟他的價值觀深爲認同(他也正好遇到了一些無法克服的挫折導致專業被調劑)。大學一年級期間我們逐漸成爲最好的知己和朋友。他淡然處世的價值觀、幽默、對朋友負責、顧全大局、照顧朋友、健康快樂的個性深深吸引著我。這種認同和感情在我這裏太過深沉和濃烈,使我感到不安。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性取向。

大一快結束時,我來到學校心理諮詢室。接待我的夏醫生是我認識且信賴的一位充滿智慧和愛心的大夫。他聽了我的疑惑後表情竟變得嚴肅起來。我明確地知道自己想要聽到的是安慰與鼓勵的話語:沒關係的,這是正常的心理發展階段等等。可是夏醫生却說,學校裏也有這樣的同性戀傾向的學生,你需要做的是接納你自己,只要不影響到其他人,選擇哪種生活方式是一個人的自由,其他人無權干涉。就這樣,我好像被貼上了標簽:同性戀傾向者。

後來我把這個問題告訴爸媽,他們非常不理解、也反對。後來我身體老毛病又犯了,父親來到大學所在的城市陪我治療。期間又發生一些不愉快,或許是因爲同性戀這個問題(或者是其他原因,具體的已經記不清楚了)其實我跟父親之間幾乎沒有愉快的、深入的交流過,因爲我們的價值觀實在不同。大一結束後,我回到家中,好像感覺跟父親之間的關係怪怪的,父親好像在嫌弃我有這樣的傾向,至少是反對的。我與L同學的關係依舊很密切(L應該是個正常的同學,有女朋友)。同時在假期期間開始有時間上網,幷且在網上開始瀏覽色情的內容,幷且尤其對男性的身體感受到强烈的吸引。

正是在這個假期裏,一天晚上我遇到了高考結束那個暑假裏繪畫學習班的組織者,是一個30歲左右的男人,在熙熙攘攘的廣場上,或許是他看出了我眼中的寂寞,要求我騎車把他送回住處,幷且在我要離開時極力挽留,又帶我喝酒。那天晚上,他播放了一些色情的錄像,在這些刺激下,我們發生了關係。。當時我就知道自己做錯了,羞愧難當。這對當時只有19歲的我傷害很大。我感覺自己好像是得了創傷後應激綜合征。回家後我向爸媽坦承頭一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一段時間內有時想起來就後悔得大哭:我感覺自己不再單純、已經經歷過罪惡,羞耻和悔恨追隨著我,不再能够輕鬆自在的生活了。後來身體的老毛病又犯了,不得不再次住院治療。

後來身體恢復,內心的悔恨和創傷依舊在繼續。時間來到大二,我與L同學的關係漸漸淡化(或許是因爲L同學看淡一切努力和有積極意義的追求,這與我的適度積極追求的價值觀不再一致了吧,另外我們只是通過手機短信聯繫,可能距離也是一個方面因素)。同時另一位大學男生同學M,逐漸跟我成爲好朋友:我們有同樣溫和而友好的性格,對人對事的觀點全面,他比我更容易對人熱心腸和妥協,他的友好善良與隨和吸引著我,我能幫助他在學習上有所提高,他能帶給我隨和友愛的陪伴和快樂,我們也成爲最好的朋友。爲了成爲他最好的朋友,也因爲我心中的同性戀傾向的掙扎和那一夜所發生事情的痛苦悔恨,一天下午,我們一起去圖書館上自習,走在校園路上的時候,我把那天晚上的事告訴給他,把我的同性戀傾向模糊的跟他說了一些。我告訴他一是因爲我痛苦,另一方面是因爲我想成爲他最好的朋友,我要跟他分享我內心最深處的秘密。我本期待著得到安慰與勸勉:沒關係的,誰都會做錯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很爲你感到難過,以後不要再看網絡色情了,好好生活和做人。。。可是我得到的却是這樣的回答:其實我們大學生都會去看網絡色情的東西,沒事兒的,幷且自慰也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有,別多想,不必爲此自責,我會替你保密的,(幷以開玩笑的口氣)你不會因此把我「殺人滅口」吧……

此時我發現自己想要的根本沒有得到,而且羞耻始終是我的羞耻,我不再有安全感,我覺得自己的秘密被M同學知道了。M同學依舊保持著和我很好的朋友關係,在我感覺心情低落時也努力開解和勸慰我,只是我却不能在跟以前一樣自然地與他交往,有其他同學在場時我更是不自然,因爲我內心依舊覺得羞耻和沒有平安,尤其是大學裏的男生經常在一起開一些低俗涉及性的玩笑時,在M同學面前我感覺更加尷尬。雖然M同學會很照顧我的感受,可我依舊沒有平安,在跟他的交流中我試圖懺悔和悔過,可是對象是誰呢?我幷沒有得罪M同學,難道是向和我發生關係的那個人嗎,更不是了。M同學只是善意的開解我,不要在意已經發生的這些小事,(沒心沒肺的)開心生活最重要……可是我內心就是糾結、痛苦、悔恨、羞愧、幷且對心中擺脫不掉的同性性傾向深感疑惑。

後來,我對M同學的開解感到失望,因爲我需要的是家人一般的勉勵、對罪的恨惡、真正正視傷害和痛苦,幷且與我同行。而他也是迷失的羊,幷不認爲看網絡色情、自慰和婚前的同居這類的事情有多罪惡,怎麽能帶領我走出迷茫呢?夏醫生不也是認爲應當接納自己的一切、“凡事”適度就好嗎?同時,在M面前時的羞耻和不平安也使我下决心遠離他,獨自尋求內心的療傷治愈。我以爲遠離了M就能有更多的平安(有時會害怕自己的秘密被其他同學知道,而事實上M同學從沒有對其他同學說過)、更少的尷尬、更少的卑微與受制于人(M)。雖然M從沒有借著我的秘密隱私要挾過我,可我自己就感覺受制于他,也不如他「聖潔」,我自覺低人一等了(可能M自身也有些許自卑及由此而來的相互比較的問題)。

後來我就借著一些小事,漸漸故意與M疏遠,他曾經感覺到這一點,幷試圖與我做溝通,可我堅硬的回絕了他。因爲我要找回自尊、平安,我要自己療傷,我只能獨自面對自己人生中的一切。

時間來到大三,我對于父親爲我選擇的專業不感興趣,我决定考研,備考另一個大城市裏的高校學習另一個專業,一來彌補我的名校之夢,二來逃離這個讓我感到難堪、痛苦的傷心之地。M幾次試圖與我和好、想找我交流溝通,我都拒絕了。與M漸行漸遠、形同陌路(這正是我需要的)……

後來同學各自奔自己的前路,由于是考另一個專業,我幷未取得理想的成績,考研失敗了,這讓我有些傷心,我也無暇顧及其他同學,投入到第二次考研的準備之中,只是模糊地知道M找了一份蠻不錯的工作。

7月份,大學畢業了,我終于可以對這個讓我感到有些壓抑的城市說再見了。就這樣,我帶著行李和書籍回到了老家。到家之後,却隱約感受到父親的失落,大學畢業連個工作也沒找就回來了,與父親當年中專畢業就回到農村老家不是如出一轍嗎?我告訴父母,再準備半年時間,考上了更好,考不上就去找工作,我還是有信心找一份養活自己的工作的,畢竟本科學校也還不錯,希望能再給我一些時間。我也有些怨恨父親,我已經很努力了,就不能體諒我一下嗎,這麽著急地要求成果和在乎別人的眼光嗎?經過半年“與世隔絕”般的努力與安靜學習,我懷著坦然的心情參加了考試。

備考中間一度壓力很大,與L同學聯繫,他再次給予我深深的安慰:這一切都會過去,心態好才是王道。我深深地感激。L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一天終于要出考試成績了,我時時不停的去刷網頁查詢,焦急等待著結果,我覺得自己考得不錯,應該是個好消息。可是就在這時,父親給母親打來電話,說查到我的成績了,把各科成績告訴我,成績的確不錯,我爲此高興。同時,我也感覺到些許不快:父親偷偷記錄我的准考證號碼查詢我的成績,本來應該是我最先知道這個令人激動的消息,再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父母的,沒想到自己竟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這是我多少個日日夜夜的努力成果啊!父親回來後,吃晚飯時,我不高興的嘟囔了幾句,父親竟因此大爲發火,把餐椅踢倒了,當時我和母親正坐著吃飯,我內心深感失望,“這飯沒法吃了”,我起身離開,騎車來到我姥爺家。我的童年是在姥爺家度過的,他的慈愛和陪伴給我失去父親陪伴的童年帶來些許安慰。姥爺聽了以後,批評了我幾句,我受不了,又從姥爺家離開,去到童年小夥伴的家中,“失踪”了一夜,我就是想讓父母擔心,讓他們知道錯了。後來覺得不應讓姥爺也爲我擔心,就回到姥爺家。後來再回到自己家中,父親一臉愧疚,可是我依然覺得父親應當爲此道歉,後來也就不了了之。對父親的失望愈發加深了。

成績出來後,M同學也從其他同學那裏得知我考試成績不錯,隔了這麽長時間之後再次給我打來電話祝賀。可是我那時心裏剛硬,從畢業離開大學的那一天起就决定再也不與M聯繫,這樣我的秘密和羞耻就永不再被提醒。我硬著心腸略帶譏諷地對M說,因爲我比不上他那麽“聖潔”,不想再與他聯繫了,就這樣吧。接著就挂掉電話。他或許覺得委屈想要辯解,說自己從沒有跟別人提起過我的事,是我想多了。打來幾個電話,我都沒有接,或許是不敢接吧,我害怕與他和好。

從大學裏與M逐漸疏遠之後,我又開始沉溺于網絡同性色情之中,或許是遠離了是我羞耻和不安的人吧。在家中備考的日子裏更是有更多機會放縱自己的情欲。可是這影響了我的心性。有一次L來我家玩,偶然間我對L帶有情欲意味的目光被L察覺,這影響了我們之間的信任和關係。之後他去外地工作,我與L再也沒有單獨在一起聊過天了。

直至幾年後我信主以後,我、L夫妻兩個及另一個朋友見過一次面,L專門留意了我看著他時的眼神,感謝主,那時我已經得救,我也特意留心于自己的眼神和心思,儘量靠著主潔淨自己的心思和眼目。

後來,我如願以償來到另一個大城市讀研究生。孤獨寂寞或者挫折來臨時仍然會到網絡同性色情中尋求慰藉。我與父親的關係依舊是充滿隔閡,無法溝通。我總是覺得父親關注和想要的是世俗的成功而不是人本身,他更想關心的是我的成績而非我本人。有時會因爲父親的一句話而引發爭論,而多數爭論的根本焦點往往在于價值觀的差异:我覺得父親不够關心我本人,而只是在乎外在的我的成績、他的工作及金錢罷了。在每次爭論之後我往往要求父親道歉、或者要求和父親好好溝通,可是父親總是回避衝突及爭論,采取冷却處理的方式,不再與我溝通,每次我都要無奈的放弃與父親溝通,我覺得已經失望够了,不再抱有與父親能够溝通的來的希望。

研究生期間,我曾經到這所城市的另一處師範類高校旁聽心理學的課程。那天剛好有個關于同性戀的心理講座,那個女老師再次講解了同性戀的定義、同性戀者要自我接納,同性戀沒有什麽不好,只要不影響他人就沒問題,同性戀也是愛……這再次讓我堅定了要勇敢尋求真愛的心。

後來,我再次跟父母表達了我的同性性傾向狀態,這對我來說似乎是宣告“出櫃”,是我進入同志圈子尋找真愛的開始。父母親再次爲我操心,一起來到我讀書所在的城市,父親在網上搜索到北京的北大第六醫院是全國著名的精神衛生研究所和治療中心。我被父母帶到了北大第六醫院。我們挂了最好的心理專家的號,唐登華醫生(本想報叢中醫生,他那天的病人太多),唐醫生問我爲什麽說自己是同性戀,我剛好把那次在大學裏聽到的講座內容用上,他與我對峙般的交談了一些問題,我都能明確的回答,最後他問“那你今天爲什麽過來呢”,我停頓了一下,想了想說“我以後該怎樣生活(父母不同意同性戀,而且期待我進入异性婚姻的情况下)”,唐醫生說“正常的進入异性婚姻,同時可以尋求網絡中的自我性欲的滿足”。這個回答不能讓我滿意:這不是欺騙嗎,欺騙一個女性,也欺騙自己。唐醫生建議我做更長時間的多次心理諮詢,我拒絕了,因爲我知道即使找出原因也不能改變我的性欲傾向,而且最後的結果只能是想他剛說的那樣帶著面具和欺騙進入异性婚姻。

大學裏的夏醫生曾試圖從戀母情節中來找原因,其實就信主後的我的體會而言,或許真的有一些因爲父親疏于在感情上照顧母親和我、或者由于我與父親關係不好而與母親在情感上特別親密的情况。母親也只是一個軟弱的女人,她也需要感情的關懷和愛,只是父親的急躁脾氣、些許自私與刻薄冷酷的性格、追求世俗成功的價值觀和關注點真的讓人感受不到平常的溫暖與關愛。而母親對其他男性的眼神、言語和意念以及對我的眼神也讓我感到不安,有時是憎恨,因爲我覺得她不够謹守內心和眼目,不够聖潔。這也影響了我對女性的感覺,帶來不安全感和不適應。但我依舊愛我的母親,她爲我們付出了許多,她也只是個軟弱的人,而且真的需要神的愛以及歸正,現在她也開始在教會聚會,求神繼續保守和賜福給她,讓她得到屬天的生命!

從第六醫院出來,我覺得自己好像得勝了,因爲心理醫生也說性傾向很難改變,而且也不需要治療。母親却爲此深深擔憂,父親說只要我好好工作掙錢就好,你的生活我也管不了,最好是進入异性婚姻,至少是獨身、也不要去和一個男人生活在一起。

後來回到學校,我真的打算進入同志圈子了,同時因爲我覺得既然心理醫生、科學家們都說同志戀愛也是真愛,同性戀已經不再算爲心理疾病,而是正常的人類學中的概率事件,理論上沒有問題了,我也是如此需要來自同性的愛,我就更加在網絡同性色情中沉溺和放縱!

一個寒假回來,因爲在網絡同性色情中沉溺和放縱,我的身體健康也受到影響,內心更是空虛和痛苦,這時我想既然是真愛爲什麽這麽不滿足呢,既然是真愛爲什麽這麽疑惑和痛苦呢,既然是真愛爲何這麽見不得人呢?

這時我想起了L,那時他還沒有結婚,我和L的關係因著那次我不適當的眼神而信任度降低,在我考上研究生之後L又多次表達學習學歷無用論,讓我覺得我取得的成績沒有價值和意義,後來我也跟L疏遠了……雖然如此,我還是記得他曾經給過我的安慰、鼓勵、建議和開導,無論是高考失利時的安慰或者是考研壓力加在我身時對我的開解,我不會忘記我們曾是最好的知己的朋友,我懷念那段純真的友情關係。我給他發短信,說我還記得那時的親密與友情,開始到如今我們還能像以前那樣親密嗎。L可能也覺察到了我的感情過于濃烈,仍是鼓勵而友好的說不要想得太多,世事總是會變化發展的……

有一天我也想起了M,我突然覺得對不起他,無論是本科階段故意疏遠他、猜疑他,還是後來成績出來後我對他的拒絕,畢竟他沒有故意要傷害我,而是一直想要挽回那段曾經親密如家人似的珍貴友情,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接近我給我關心,而我却執意離他遠去……我覺得人生在世就這一輩子,人生都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麽不敢面對的,我鼓起勇氣聯繫上了M。我向他鄭重道歉,爲大學期間的疏遠(我也告訴他內在的原因)、爲那次通話時的拒絕。而M一如既往地原諒了我,他善良的性格就是這樣。通話中得知,他由于工作需要竟然來到了我讀研時的大學所在的城市工作,我們再一次相聚!

得到了M的諒解,我很開心。同時我以往的羞耻和羞愧感覺再次襲來,我又失去了平安,我害怕別人會知道我的秘密。我試圖跟M溝通我的感受,可是開不了口;我想要懺悔和改變,對象却不是M。那種受制于人的感覺和卑微不配羞愧的感覺再次襲來,我內心不再平安。

就在這時,研究生的一個同學Z,是基督徒,我有時曾經與他一起在吃飯時討論信仰的問題,隱藏而小心的討論過我所關心的問題。那天,我把內心中的不平安告訴他,我說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不能完全理解我,具體的問題我也不敢再跟Z說了,我說心中感覺煩惱而沒有平安。Z在飯後爲我做了一個禱告,他說我只要說阿門就好。在他爲我禱告的時候,我體會到久違的平安,我感覺天好像開了,那種平安是我小時候才有的踏實,好像是從天上降下來的,是面對上帝的,自從我19歲時發生了那一夜的事情之後就再也沒有過平安了,面對M時更是不平安。

Z弟兄帶我來到教會,敬拜時弟兄姊妹一起唱詩贊美,從那第一首屬靈詩歌中,我看到了生命、我體會到靈魂的贊美,我看到生命所經過的痛苦、折磨如果是上帝爲了陶造煉淨我們而命定的旨意,那麽祂就會親自彌補、加添給我們新的生命。聽著這首贊美詩,我已然濕潤了眼角。

可是回到學校,上帝播撒下的種子立即被魔鬼吃掉了,我又開始疑惑,不敢相信了,我把面對上帝時的認罪悔改等同于佛教的“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一類的智慧,把基督信仰與其他宗教等同起來。而後來我再次回到教會就這個疑惑向牧師詢問時,他好像是說:基督信仰是有對象的,對象是上帝、是主耶穌,而且基督信仰這不是宗教,而是關係:你與神的關係。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原來我犯罪唯獨得罪了神,我認罪悔改(懺悔)的對象應該是神。我一直想要悔改,可是M認爲這不是罪,不必悔改,這也就無法讓我重新獲得嶄新的生命,這也是我的痛苦所在。而且M也不是我承認自己的罪、悔改的對象,因爲他也只是個不明真理道路的有罪、有缺點的人。我終于找到了認罪悔改的對象,因爲我知道得罪了誰,而且我知道在神那裏、在主耶穌那裏,我可以得到赦免和拯救,我可以重新擁有全新的生命,我的悔恨和痛苦在神那裏被紀念,我的悔改神都知道而且紀念!我不必再向哪個人比如M證明我的悔改和悔恨,因爲神都知道、神都紀念、神赦免和拯救到底!我感謝神!我感謝主耶穌!我重獲自由和新生!我與天父得以和好,平安再次歸給我!

而促使我再次回到教會也是M,那次我去找他,我說我覺得自己好像找到了獨一的超越于人的真理(上帝),我覺得每個人都不是完美的,許多的想法都是不對的(暗指我的同性戀傾向的想法),可是M却不承認我的信仰,他說我總是想得太多,幷試圖成爲我的“指引者”,那種不平安好像要再次追上我。回去的公交車上,我覺得內心沒有依靠,我就翻開聖經,我覺得那種關于生命的有深度的理解只有教會的弟兄姊妹才會有,在教會裏一起唱詩、敬拜、交通時我所體會到的那種對生命的尊重、愛和理解,在別的地方是體會不到的,即使是最好的朋友M,也不能給我。而我最初告訴他我的秘密時,所想要的就是這種基于真理的對生命的接納、理解、陪伴和關愛。M始終不能給我,而且還擾亂了我對生命的理解,因爲他還不認識神,還沒有信仰這位真神。所以,基于這種孤立無援的感受,我又回到教會尋求幫助,生命也漸漸穩固起來。感謝主!感謝教會傳道人、牧師、弟兄姊妹的關心幫助!感謝Z弟兄爲我傳福音!
在教會穩定聚會一段時間之後,有一次M帶著他的一個同事來找我吃飯,他的同事看到我有一本聖經,就用尊重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因爲他曾經在國外留學,接待家庭就是基督徒,他與我討論了一些信仰的問題。M聽到了,却說有問題的人才會信這些。這句話刺痛了我。等他們走後,我打電話給Z弟兄,我說我最好的朋友說有問題的人才會信仰神,是的,我確實有問題,我無法回答,可是他怎麽能這樣說我呢?我把他當成最好的朋友啊。Z弟兄用聖經裏的話開導我說:耶穌說過,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2:17)。每一個人都是罪人,沒有誰比誰更好更聖潔。主啊,我感謝你!感謝你借著Z弟兄把安慰我的話語給我,這樣開導我!

從此,我也知道,原來主內的弟兄姊妹才是我的家人,如果不信主沒有主的生命,再好的朋友也無法給我安慰和幫助。神是至高的,超越每一個被造的人,有真理、有恩典,是我唯一的依靠!!

後來我真的靠主越來越剛强起來,這種從神而來的平安是不能被奪去的,因爲我認識了神,我相信主耶穌的,我感謝主耶穌的救恩,我倚靠祂!

我不再被人(M)所轄制,我重新獲得自由,我有了新的生命,我歡呼雀躍,靈魂可以再次輕盈的高飛,因爲神醫治了我的疾病和傷心!我不再害怕M會把我的秘密告訴誰,因爲沒有什麽能使我與神的愛隔絕,因爲神已經拯救了我!

因著與神的關係和好,我與M的關係也變得正常、自由和平等了,不再是之前依賴與被依賴、控制與被控制的關係了,我可以自由的表達自己,不必考慮許多……

我對愛的渴望也歸正了。我明白了同性戀愛是不討神喜悅的,同性戀愛是罪,網絡同性色情是污穢和淫亂的,根本不是真正的愛,只會讓人的內心更加空虛混亂,最終會毀壞一個人的生命。

就像我,起初因著缺少父親的關愛、與父親的關係隔閡不能有愛的溝通和交流,所産生的對來自同性別愛的渴望,又因著同性別朋友L和M所給我的友愛、理解、陪伴、快樂、勸慰(這些是父親所從未給過我的)而産生感情和精神上的依戀,由此帶來了疑惑和對自己性傾向的懷疑,被這個時代的自由主義與人本主義引導,經由夏醫生和唐醫生以及那次講座中的女老師的確認、“安慰”,再加上網絡色情的誘惑與衝擊,使自己深陷肉體的欲望之中,加上內心中對同性別愛的渴求,很容易就會確定自身的同性戀傾向,再往下走就是“出櫃”,大步走進實際的同志圈子尋求“真愛”了。

當我走到“出櫃”這一步的時候,生命中就已經如此沒有平安、喜樂,19歲暑假的那個晚上其實也算是我在同志圈子裏實際接觸的一次體驗,絲毫沒有滿足,反而受到很大的傷害(創傷後應激綜合征:我所感受到的與外界的感覺隔離隔絕、對人的不安全感、無法獨處面對自己,現在看來是與神隔絕、被神弃絕的狀態,是因爲犯罪不再有平安、無法面對上帝的審判,自己是犯罪的人同時又是罪的受害者,無法面對這樣該死又受傷可憐的自己,其實需要的就是耶穌的替罪啊!耶穌作爲替罪的羔羊,把我拯救出來,感謝主!)

因著同性傾向所發生的一切:自己心性的改變,使得自己與最好的朋友L之間信任减少;19歲那個晚上的秘密,給自己帶來的羞耻和不平安,又爲自己的身心、生活和學業帶來了多少影響,也因此傷害和影響了自己與好朋友M之間的關係。這樣看來,自己所選擇的生活方式不可避免的會影響到周圍的人,而且必然都是關係最親密的人,影響我們最珍貴的感情(顯然諸位心理醫生所說的不影響其他人就可以的理論中同性戀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不影響其他人的判斷是不成立的。我對L、尤其是M是多麽的感到歉疚!)。與神的關係破裂、出現問題,必然會使我們與人的關係出現問題。

真正的愛是從神而來的,清潔、正直、溫柔、忍耐、和平、理解……回到源頭,不就是因爲缺少父親這樣的愛嗎,可是後來我們被迷惑、引誘了,我們成爲情欲的俘虜。我們以爲自己可以按著自己所想像的生活方式去生活,作爲人我們很難理解神的安排,就好像小孩子以爲自己可以吃許多糖果一樣,只有父母知道吃多糖果會有什麽危害、應當怎樣搭配飲食才能使他健康成長。作爲一個“已經吃多了糖”的“過來人”,我真的希望大家能够聽“父母(天父)”的話,不可以看食物的外表和自己的想像去决定吃什麽。所以讓我們回到愛的源頭—神的面前,聽從祂的話,認罪悔改,歸向祂,祂必要借著耶穌基督赦免我們一切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重新把平安、喜樂的生命賜給祂所喜悅的兒女!

後記:
我的父親

我在文中對父親的描述:敏感、自私、刻薄、冷漠,內在的價值觀是金錢至上及追求工作和事業上的成功,在人的需要和感情與金錢相較時,父親大多是選擇金錢,幾乎缺失了我的成長過程,因著價值觀的不同而無法溝通……這麽多的負面詞匯,其實都是我切身感受到的,這些詞匯的後面是一個個日常生活中所發生的故事,我也正在寫另一篇文章,寫一寫我的成長經歷和與父親之間的事。我一直疑惑,爲什麽我與別人不一樣,爲什麽我會有這樣的傾向,後來從新造的人協會Kelvin弟兄那裏買了書籍,才明白原來父親扮演了這麽重要的角色,我才確認了這一點。其實在我未信主的時候,就早已經有過這種分析和推想,那時我就對父親感到非常失望,有時會賭氣的想:父親不能給我的愛、理解和包容,我從其他男人那裏得到!直到現在,當遇到個性成熟、爲人穩重、周到的男性時,依然會對我有吸引力,我想這與父親愛的缺失或許有關係吧。

那麽父親真的不愛我嗎?前一段時間父親總是因爲一些生活小事比如我洗漱時間長、不主動盛飯等瑣事幾乎每天反復地說我,我覺得沒有得到接納和肯定,覺得有些神經質;另外關于我想發展自己的愛好需要花費一些金錢時,父親也表示反對,說我雖然工作掙錢了,但是收入沒有他高,他有决定權,不許我花錢。後來我終于忍不住跟父親發火,我拉住他對質,我說只要是我的工資我就有權支配,哪怕只有10元錢,也得聽我的。但是我忽略了一點,父親爲了給我買房把自己全部的積蓄都用盡了,而且到目前還有一些負債。我却只想到自己的愛好,而且購買相關的東西需要花一筆不小的數目。(不過之前我曾經想爲其他的興趣愛好比如打網球以鍛煉身體需要花不多的自己掙的一點錢時,父親依舊不同意,我覺得確實有些把錢看得過重了,而且不尊重我的意願。另外在我換工作時,我覺得那份工作對我的健康産生不良影響時,父親也不怎麽同意換,因爲那份工作收入不錯。)

父親說:能够爲我借錢買房的人除了他不會再有第二個人了,怎麽會不愛你?平時批評你也是爲了你好,爲了改變你的一些壞習慣,外人誰會說你。我想了想,沒錯。

我說:我一生只買一次房子,那麽你的愛就只在這一次上體現出來嗎?你陪伴過我嗎,你平時在日常生活中關心過我嗎,你對我有包容嗎,我有沒有跟你說過需要你的包容和支持,我感受不到這些,你天天就知道工作,回到家就只知道看電視,一句話也不說,這是情緒上的虐待,從來都沒有認真的跟我溝通交流過,我們也沒辦法溝通……

我想父親是愛我的,是很深沉的愛;不像母愛,那麽溫暖、可以快樂的交流溝通。只是對父親來說,工作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價值所在,今天早上上班走時,父親偶然間說了一句“家就是個睡覺的地方”這有些刺痛了我:我和媽媽算什麽呢,家人這麽不重要嗎?我爲父親感到惋惜:他失去了太多親人之間的感情和美好時光,他沒有體會到與孩子一起成長的喜悅,都被這會過去的世界占據了。父親這麽在乎工作和金錢與他的成長經歷有關,因爲爺爺家那時候很窮,使得父親在成長過程中非常自卑,所以他發奮讀書工作,以求拜托貧窮,“不再被人瞧不起”。父親的性格在某些方面與我的奶奶很像,急躁、急功近利……如果說我的問題起因于我的原生家庭,而父母親的問題又起因于祖父母的問題,如此向上推斷,就到了我們的始祖亞當夏娃,他們問題的來源就是罪啊!

靠著神,我也漸漸地願意去愛、去理解我的父親了,他確實爲家庭付出了許多,只是這個世界的力量太强大,這個世界的價值觀也太誘人,讓人把生命耗費在這個世界中;與父親無法溝通,其實是因爲這世界的價值觀與從神而來的價值觀是截然不同的,期待有一天父親能够來到神的面前。

我的母親

我愛我的母親。她也是只是個軟弱的需要關愛的女人。雖然有一些問題……求神繼續光照和帶領她,賜給她更新、聖潔、喜樂的生命!

好朋友L和M

在我信主之後,與神的關係和好,借著道歉和歸正自己,與L和M的關係也恢復了正常,不再有疑惑、不再有依賴、不再有迷戀,L和M也都正常進入了婚姻,我爲他們祝福,感謝他們在我最脆弱、最需要的時候給我的幫助、關心和友愛,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

在這整個過程中,我就沒有一點責任嗎?不是的。因爲無知、放縱自己的情欲在網絡色情之中,以至于後來沒有了分辨力,甚至連淫亂色情都以爲是愛,自己身上的罪是無可辯駁的。感謝主,讓我重新有了分辨力,重獲聖潔的靈。

與父親的關係呢,難道都是父親的錯嗎?作爲兒子,大多只是爲自己考慮,爲父親考慮過嗎?我對父親是感恩的心嗎?求主繼續光照我,讓我看到自己可以改變的地方。如果大家看到我應當改變的地方,也請告訴我,靠著主,我願意改變,願意去愛。

或許我的生命還有不成熟的地方,這篇“自傳”性的文章也只是以目前的我的生命程度寫出來的,或許還有許多的東西是我所不知道的,就我所不知道的,我仍是無知。希望繼續跟隨主,生命能够往前行,有更多的成長和更新。也希望有比我走了更遠天路的“過來人”以及“同路人”、朋友指導和溝通。求主帶領賜福!

親愛的朋友,或許你也是陷在同性戀傾向中苦苦尋求真愛的那個迷茫的人,好像曾經的我。我希望你來到信仰純正的基督教會,在這裏你會找到久違的平安、喜樂與愛。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天父愛你,讓他的獨生愛子耶穌來到這個世界,爲你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你只要相信這一點,相信神、相信主耶穌,就能重獲平安、喜樂與愛,因爲你不必自己擔當自己的罪,借著耶穌,你已與天父和好,重新變成小孩子了。

或許你跟我一樣,以前有過同性戀的經歷,現在已被主拯救,希望我們都能委身教會,爲神做工,靠主越來越更新、潔淨,越來越有主耶穌的樣式。讓我們一起贊美祂!

主啊,我感謝你!感謝你的揀選與拯救!雖然我不明白自己爲什麽有這些環境和經歷,或許是想借此讓我來到你面前。無論怎樣,我已經蒙了大福,因爲我成爲你的兒女!願意被你使用,爲有同樣經歷的人們做一些微小的事情,傳揚你拯救的福音。

剛好翻開《聖經》詩篇 30:1-5

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爲你曾提拔我,不叫仇敵向我誇耀。耶和華我的神啊,我曾呼求你,你醫治了我。耶和華啊,你曾把我的靈魂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于下坑。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他,稱贊他可記念的聖名。因爲,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阿門!
感謝主!